您的位置:免費論文網 > 論文范文 > 論文格式 > 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正文

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2018-03-09 13:37:42 來源網站:免費論文網創業好點子 本文移動端: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本文關鍵詞:合同法,條款,格式,制度,分析

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本文簡介:摘要:格式條款制度自在我國確立之后,相關的法條在司法解釋之間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使得該制度在具體應用過程中讓法律工作者有無所適從之感。最高院近期發布的第64號指導性案例也存在著諸如對格式條款的效力問題避而不談、優先運用原則進行審判等問題。格式條款制度的良好運行需要我們立法從實踐中尋求智慧,因此一方面

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本文內容:

摘要:格式條款制度自在我國確立之后,相關的法條在司法解釋之間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使得該制度在具體應用過程中讓法律工作者有無所適從之感。最高院近期發布的第64號指導性案例也存在著諸如對格式條款的效力問題避而不談、優先運用原則進行審判等問題。格式條款制度的良好運行需要我們立法從實踐中尋求智慧,因此一方面推動立法走向精細化,另一方面恰當的適用法律條文,避免矛盾的顯性化是現階段適用格式條款制度最好的措施。

關鍵詞:《合同法》;制度;思考

格式條款制度從其在我國正式確立開始就在學界引起了較大爭議。學界就我國《合同法》中格式條款的規定即第39條和第40條是否有矛盾一直存在不同的聲音,后來出臺的相關司法解釋更是使這一制度變得更加復雜與撲朔迷離。這相應也帶來了實踐中一系列有關格式條款制度的具體法律適用問題。立法不應該作為被嘲笑的對象,法律人不應該僅僅是去挖掘和批判現有制度的局限和弊端,更應該從現有制度出發去發揮法律解釋的作用,使得相關條文能夠適應社會實際,運行順暢,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因此本文旨在從最高院發布的第64號指導案例出發,分析其裁判理由和依據,并結合實踐中的相關案例,試圖去厘清我國有關格式條款制度的具體法律適用問題。

一、從指導案例

64號談起最高人民法院最新發布的第64號指導案例是有關格式條款的一個案件,即劉超捷訴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江蘇有限公司徐州分公司電信服務合同糾紛案。原告劉超捷在移動徐州分公司辦理一張手機卡,辦理過程中移動徐州分公司提供的業務受理單所附的《中國移動通信客戶入網服務協議》對雙方的權利義務進行了約定。2010年7月5日,原告在中國移動官方網站網上營業廳通過銀聯卡網上充值50元。2010年11月7日,原告在使用該手機號碼時發現該手機號碼已經被停機,原告到被告的營業廳查詢,得知被告于2010年10月23日因話費有效期到期而暫停移動通信服務,此時賬戶余額11.70元。原告認為被告單方終止服務構成違約,遂訴至法院。在入網服務協議中,第四項約定有權暫停或限制移動通信服務的情形,第五項約定有權解除協議,收回號碼,終止提供服務的情形。本案一審徐州泉山區人民法院依據《合同法》第39條判決被告恢復原告該號碼的移動通信業務,裁判理由為被告移動徐州分公司未告知原告有關話費有效期的規定侵犯了電信用戶的知情權。指導案例雖然不具有法律的強制力,但是最高院不定期發布的指導案例無疑是具有指導示范作用的典型案例,其對于法律的統一適用具有很好的指導作用。毫無疑問指導案例64號將對我國各級法院對于格式條款制度在司法實踐中的具體適用起到指導作用。指導案例64號引用了《合同法》第39條,以違反公平、誠實信用原則為由判決。筆者認為這實質上是在對涉及的格式條款進行公平性審查。對于業務受理單和入網服務協議中未提及的但影響原告主要權利的話費有效期制度,法院認為被告對此有明確如實告知的義務,即使如被告所稱在繳費階段告知也是侵犯了當事人的選擇權,違背了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筆者認為這符合格式條款制度設立的真正目的,促進交易,但是要給涉及的格式條款的雙方以救濟權利,即要求法院對于格式條款進行公平性審查。而公平性審查的依據和具體標準需要法官依據自身生活經驗以及各種證據加以權衡。在本案中,對于電話卡能否正常使用屬于消費者即原告的重大權利,沒有通過正式的合同加以告知,只是于繳費時通知,侵犯了消費者的選擇權,實屬違反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較為嚴重的情形,因此引用《合同法》第39條和公平及誠實信用原則而不是直接引用第40條判決無效是一種較為妥當的做法,既尊重了事實,又避免了法條之間存在的隱形矛盾。但是針對此案筆者依然有兩個疑問。問題一:對于話費有效期的規定有沒有納入合同問題法院沒有做出說明。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若沒有納入合同,那么則無效力一談。若納入合同,那么需要論證合同無效,則需引用合同法第40條說明該條款無效。合同法第39條之中并無有關合同效力的規定。案例中被告移動徐州分公司在入網服務協議等明確雙方權利義務的合同文件中并沒有提及話費有效期的問題,被告陳述其后來通過短信和宣傳單的方式告知了原告有關話費有效期的相關事宜,但是未能舉證。筆者認為即便可以舉證其向原告通知了有關話費有效期的事宜也僅僅可以將這個視為要約邀請,并不能產生法律上的效力。問題二:引用公平和誠實信用原則判決,是否恰當?雖然其不失為一種可行的措施,但原則上來講,在法律適用過程中不能被優先適用,當法律沒有具體規定時,才能適用。判決過程中只有最大程度地使法律具有穩定性、可預期性、確定性,人們的生活才能具有安定性。

二、我國《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釋中格式條款制度的矛盾

長久以來,針對我國《合同法》之中有關格式條款的規定,理論界有較大的爭議。以梁慧星教授為代表的許多學者認為我國《合同法》第39條與第40條存在巨大的矛盾,這勢必導致實踐中法律適用的困境。而2009年5月13日起實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中有關格式條款的規定似乎更是加劇了法律適用的矛盾。周清林教授將其總結為三對矛盾:第一對矛盾:法條之間的矛盾。合同法第39條和40條之間的矛盾。39條規定了提供方有解釋說明的義務,但是40條規定一律無效。第二對矛盾:司法解釋與司法解釋之間的矛盾。司法解釋第9條規定了違反提示和說明義務的他方當事人享有撤銷權,而第10條規定了違反上述義務且落入合同法40條的五種情形無效。第三對矛盾:法條與司法解釋之間的矛盾。司法解釋第9條規定違反合同法第39條規定可撤銷,但是合同法第40條規定的確是無效。據此在具體的法律適用領域,判決格式條款無效實踐中的單純引用《合同法》第40條的做法是否妥當?筆者認為這樣判決不夠妥當,理由有二:其一,單純地引用《合同法》第40條,與格式條款的本身含義相違背。該制度產生的原因及目的是為了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其定型化的特征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意思自治原則,在實現公平的同時也實現著不公平。從源頭上取消格式條款從而消除不公平情形實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如何達成合理的不公平。而單純引用第40條,將所有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情形判決為一律無效,在事實上否定了格式條款制度本身,將格式條款制度實際上廢除了。這不禁讓人想發問:格式條款制度想達到的目的是什么?格式條款與合同中的普通條款有什么區別?這顯然與立法的目的不相符合。這也就等同于創設一個制度,這個制度本身又否認自己。立法不應作為被嘲笑的對象,因此我們在適用法律時要在法律體系中尋一條最優路徑去解釋適用法律。其二,完全忽視了第39條的作用,將立法中隱性的尚在討論中的矛盾在現實中顯性化。法律條文并不是一個單純孤立的存在,對于《合同法》中第39條和第40條應該綜合理解。在法律適用中,單純運用第40條會讓案件當事人難以理解,第39條的“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請對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責任的條款,按照對方的要求,對該條款予以說明”這一規定的格式條款提供方的解釋說明義務是否為虛設?格式條款提供方的充分解釋說明能否對抗第40條的條款無效?在具體的法律適用中不能為了規避難題而選擇不做任何解釋。若需要論證則不能單純以第40條加以論證,否則容易導致法律理解及適用在民眾心里的混亂。筆者認為法律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于使人們的生活是穩定的可預期的,公民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在交易領域,交易雙方也可以達成一種信賴,對交易的利益有合理的預期,而如果法院在司法過程中具體適用法律時不考慮尋找最優解決途徑,而單純以第40條將所有有關責任限制的格式條款判決為無效則會打破這種預期,尤其是在當下法律文書可以被查閱的背景下。

三、矛盾解決措施之我見

一方面,這涉及立法技術問題,我國的立法技術在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經建成的背景下應該走向精細化。格式條款制度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因此我們必須重視對于我國格式條款制度的建設。筆者認為針對格式條款制度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的審查來建設。即:納入審查制度,公平審查制度,解釋制度。納入審查制度主要解決格式條款是否納入合同的問題,這是問題第一步。若沒有納入則對于雙方無拘束力,則不進入第二階段。公平審查制度則主要依據現行合同法第39條、第40條來判定,這一階段則主要解決合同的效力問題。同為大陸法系的德國針對格式條款就設計了“黑名單”和“灰名單”制度,根據涉及的格式條款的不公平的程度來區分是相對無效或者絕對無效。其實在我國相關的《合同法》司法解釋也嘗試在一定程度上變通《合同法》第40條的絕對無效的規定,但是作用不明顯,從實踐中看反而加劇了法律適用的矛盾。另一方面,在當下的司法實踐中,需要減少不必要的矛盾爭執。求同存異,如何在現有法律規范的框架下達成共識,利用好、發揮好、協調好格式條款制度在我國司法實踐中的適用才是當下我們面臨的亟須解決的問題。法官于用法之際,應自命為立法者之“思想助手”,不僅應尊重法條之文字,亦應尊重立法者之意旨。對立法者疏未慮及之處,應運用其智慧,自動審查各種利益,加以衡量。在具體的法律適用中,運用智慧解決上文所述的第一對矛盾更為重要。《合同法》的法律效力高于司法解釋,實踐中可以只引用合同法進行審判。指導案例64號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啟發,通過對于格式條款的實質的公平性審查來做出判決,引用《合同法》第39條來說明權利義務的失衡,再結合誠實信用原則加以論證。

參考文獻

[1]梁上上.利益衡量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3.

[2]周清林.論格式免責條款的效力層次[J].現代法學,2011,33(4).

[3]王利明.對《合同法》格式條款規定的評析[J].政法論壇,1999(6).

[4]范雪飛.論不公平制度[J].法律科學,2014(6).

[5]楊仁壽.法學方法論[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175.

作者:張萌 石宇珺

  • 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摘要:格式條款制度自在我國確立之后,相關的法條在司法解釋之間存有一定程度的矛盾,使得該制度在具體應用過程中讓法律工作者有無所適從之感。最高院近期發布的第64號指導性案例...




本文標題:合同法格式條款制度分析
本文地址:http://www.azshit.live/show/212213.html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聲明:該文章系網友上傳分享,此內容僅代表網友個人經驗或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和觀點;若未進行原創聲明,則表明該文章系轉載自互聯網;若該文章內容涉嫌侵權,請及時向免費論文網投訴!

推薦專題

       
顶呱刮大7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