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免費論文網 > 醫學論文 >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正文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2018-03-27 09:38:01 來源網站:免費論文網創業好點子 本文移動端: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本文關鍵詞:中醫藥,供給,改革,研究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本文簡介:[摘要]供給側改革已成為引領各行業發展新常態的抓手。面對中醫藥對外貿易的下行壓力大、研發創新能力不足、中醫藥產業形態“多、小、散”的特征、中藥材金融屬性明顯等現實問題,中醫藥供給側改革勢在必行。中醫藥獨特的文化與資源優勢,以及近年取得的發展成果為其供給側改革提供了良好基礎。中醫藥診療模式的創新、服務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本文內容:

[摘要]供給側改革已成為引領各行業發展新常態的抓手。面對中醫藥對外貿易的下行壓力大、研發創新能力不足、中醫藥產業形態“多、小、散”的特征、中藥材金融屬性明顯等現實問題,中醫藥供給側改革勢在必行。中醫藥獨特的文化與資源優勢,以及近年取得的發展成果為其供給側改革提供了良好基礎。中醫藥診療模式的創新、服務與產品的相互滲透、中醫中心在海外的引領作用、開拓創新性的跨界合作,以及完善標準建設與市場引導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提供了可行舉措。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實現離不開“創新、文化、合作、自信”四大原則。

[關鍵詞]中醫藥;供給側改革;服務貿易;“一帶一路”;創新;跨界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下簡稱“供給側改革”)自提出以來,獲得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并成為各個行業引領發展新常態的抓手,中醫藥作為我國衛生醫療領域獨具特色且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部分也需要積極參與。劉延東在全國中醫藥工作會議上做出重要批示,指出應著力推進中醫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1];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于文明也提出應從提升醫療服務水平、傳承創新等四大方面推進中醫藥領域供給側改革[2]。對供給側改革的認識可理解為“三去一降一補———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具體包括即化解產能過剩、降低企業成本、化解房地產庫存、擴大有效供給和防范化解金融風險[3]。實現供給側改革就是要從供給、生產端入手,清理僵尸企業、淘汰落后產能,并將發展方向鎖定在新興領域、創新領域,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4]。面對中醫藥對外貿易的下行壓力大、研發創新能力不足、中醫藥產業形態“多、小、散”的特征、中藥材產銷失衡、金融風險顯現等現實問題,中醫藥供給側改革勢在必行。

1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必要性

1.1中醫藥對外貿易面臨嚴峻挑戰

在經歷了長期中高速穩定增長后,中醫藥行業對外貿易呈現出調整態勢,這說明中醫藥行業面臨一定瓶頸,體現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緊迫性。這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第一,中醫藥對外貿易總量下滑。中國中藥產品出口額在經歷了從2005年的8.3億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37.7億美元的高速增長階段后,2016年回落至34.36億美元,出口量和出口額出現“雙降”[5-7](圖1,數據來源: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第二,中醫藥對外貿易商品結構不合理。我國的中藥產品出口結構中,又以中藥材及飲片、植物提取物為主,與科技創新密切相關、產品附加值高的中成藥和保健食品占比僅維持在7%~8%[5-6],從中國出口的中藥材及飲片和植物提取物,成為歐美、日本等先進國家研發、生產高附加值產品的原始材料。第三,中醫藥對外貿易呈現的區位局限性。中國的中醫藥對外出口一直以亞洲地區為主[5-6],而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受地緣文化差異及中醫藥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依舊不足等原因,中醫藥仍有很大的市場潛力尚待發掘。

1.2中醫藥企業規模小,產能落后

2014年,中國中藥企業數量超過60000家,但其中規模50人以下的企業占比90.8%,年收入在千萬以下的企業占比高達91.27%[8]。說明我國中醫藥企業多為中小微企業,規模普遍較小,收入偏低,呈現出“多、小、散”的行業形態,暴露出國內中醫藥企業綜合實力不強、行業集約度不高的產能形態相對落后的現狀,不利于企業的良性發展與競爭。

1.3中藥材產銷對接不足,暗藏金融風險

近年來,全國各地發展中藥材生產積極性雖然受“健康中國”戰略影響得到極大刺激,但中藥材供需關系尚不完備,產銷對接問題突出,導致中藥材市場過熱,枸杞子、白蓮子、山藥、連翹和生地等中藥材產量“產大于銷”的過剩風險已經逐步顯現[9]。究其原因,是中藥材種植方對于市場需求未進行理性分析,“盲目跟風”現象普遍存在。中藥材也成為部分囤貨商以較少的本金獲取高收益的牟利手段,成為中醫藥市場潛在的一大風險,無助于市場供需平衡與良性發展。

1.4研發創新水平滯后

中醫藥研發創新水平滯后的現狀,是目前中醫藥行業最主要的“短板”,不僅導致了行業利潤不足,還不利于中醫藥產品的精品化、行業的集約化與企業的規模化發展,更將導致我國在相關領域話語權的被動。這分別體現在:一是產品單一化,附加值低下,中藥產品質量難以得到保證;二是部分中醫藥企業不勇于開拓創新,“吃老本”現象嚴重,或企業拘泥于古法的丸劑散劑制備工藝,或僅僅局限于“仿制藥”的生產;三是相關行業缺乏產品標準規范,難以沖破國外的相關技術壁壘;四是上述落后現狀導致的“洋中藥”泛濫現狀。

2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積極意義

2.1淘汰落后產能,優化行業形態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應當重視商品結構的優化調整,提高中成藥、保健食品的創新研發能力與銷售渠道,優化調整結構,實現中醫藥對外貿易的轉型升級。中醫藥進行供給側改革,提高研發水平,不僅提高凈利潤、優化產業結構,還可以引導落后、過剩產能的淘汰與更新,改善中醫藥企業“多、小、散”的行業形態,更可為提升中醫藥話語權提供技術支撐。

2.2改善中醫藥研發創新

“短板”中醫藥行業對外貿易的下行壓力、中醫藥企業“多、小、散”的產能形態、中藥材的金融屬性等問題歸根結底,是離不開我國中醫藥行業相對滯后的研發創新能力現狀的,是中醫藥行業凸顯的“短板”。將中醫藥發展方向鎖定在新興領域、創新領域,提升中醫藥研發創新能力,淘汰落后產能,不僅有助于提高中醫藥產品附加值與服務質量,還能提升中醫藥企業的綜合競爭力,實現行業集約化與良性競爭。

2.3提高中醫藥及中國文化軟實力

習近平同志稱中醫藥是“打開中國文化寶庫的鑰匙”[10],充分說明中醫藥作為一門傳統醫學已根植于中國傳統文化中,并成為一種獨立的文化形態。然而由于業界對于“以人為本”的核心理念缺乏重視,未能充分挖掘中醫藥行業自身的人文內涵,一直使中醫藥貿易處于簡單粗暴的產品出口的初級階段,導致了中醫藥供給側難以從“做產品”向“做服務”轉變。中醫藥供給側改革要充分打出“文化牌”,提升產品價值與服務影響力,使中醫藥優化升級、重新煥發活力,不僅將提高中醫藥自身的文化地位,更將助力中國文化軟實力的提升。

2.4提升中醫藥在國際上的話語權

在國際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在現代醫學主導的世界衛生體系環境下,中醫不僅要與主流醫學爭奪國際話語權,還需要與其它補充替代醫學競爭領軍地位。對于中醫藥行業進行供給側改革,實現中醫藥的優化升級,挖掘中醫藥的文化附加值,完善中醫藥標準化建設,將為提高中醫藥在國際上的話語權提供必要的基礎。這有助于將中醫藥的優勢推向世界,為中醫和中華文化向國土之外擴展搭建平臺,使中醫在服務全人類健康中得到廣泛傳播。

2.5建立“第二國防”

在世界各國面臨醫療負擔不堪重負、資源危機加深與文明轉型困難等現實問題背景下,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11]提出了“應將依托可再生資源、以促進人類自然健康為核心的中醫藥的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建立起以中醫藥為基礎的‘第二國防’”的戰略,達到預防人類病患、捍衛生命健康、保衛民族生存、抵御外來疾患侵入的的根本目的。中醫藥的振興事關人民健康與國家安全,重要性不容忽視,更說明了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重要性、必然性與緊迫性。

3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良好基礎

3.1文化基礎

這體現在中醫藥超前的預防醫學思想、深遠的人文精神內涵和哲學理論基礎。中醫學十分重視對疾病的預防,《素問•四氣調神大論》說:“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是為預防為主的“治未病”預防醫學思想[12];中醫學誕生之時就具有強烈的人文精神與色彩,是經歷了近代“西學東漸”,西方強勢文明對中華古老科技文明掃蕩性沖擊后唯一保存至今的碩果[13];中醫哲學作為中國傳統哲學的有機組成部分,它重在促進人的生命全程自主實現;充分利用預防醫學思想、借助人文醫學內涵在中醫學發展過程中重要作用,從而達到“未病先防”的目的,并通過與文化的滲透與融合,創造出高附加值的產品與服務,是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一大重要推動力。

3.2資源基礎

一是豐富的人才資源,我國門類齊全的中醫藥大學、中醫藥學會,具有較高水平的專家隊伍,并每年培養了大批的中醫藥專業畢業生,為中醫藥進行供給側改革奠定了人才基礎;二是多樣化的產品形態,這體現在豐富的醫療手段方式、品類繁多的各地民間自然療法品類、豐富可開發用于中醫藥康復旅游的自然資源、多樣化的保健養生的藥膳品種、悠久燦爛的中醫藥文化形態[14];第三是經濟實惠的特征,中醫藥運用中醫藥物治療、針灸推拿治療、藥膳養生等方式,在全世界藥物研發投入日益巨大、西藥成本居高不下,“看病難、看病貴”問題凸顯的今天,是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另一大優勢。如北京市三級中醫醫院次均診療費用為194.34元,低于綜合醫院的303元;骨折中醫閉合復位收費僅80元,低于西醫開放手術的889元[15]。

3.3發展成果基礎

“十二五”時期,中醫藥發展在戰略地位、醫療服務體系、科研水平、教育水平、文化影響力、中藥資源、民族醫藥、海外發展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16],近五年來中醫藥在各方面取得成就的全面性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了奠定堅實的基礎。中醫藥國際化發展也獲得一定成就,從20世紀70年代的“中醫熱”,到針灸推拿在海外逐漸獲得認可,以及中醫藥國際教育培訓事業的發展,都說明了中醫藥在海外的話語權和認可度已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目前已在10個國家建成中醫中心[16],這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在全世界生根發芽搭建了良好的平臺。

4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的可行舉措

4.1創新中醫藥診療模式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應當遵循多層面發展的原則,參與不同級別的診療體系發展,有助于中醫藥診療服務體系的全面化多發展。首先,要積極參與分級診療制度改革:在中央高度重視分級診療體系建設并強調“完善合理分級診療模式”“推動建立分級診療制度”的背景下[17],分級診療的梯度化診療體系為以經濟實惠為特征的中醫藥提供機會,運用中醫藥物治療、針灸推拿治療、藥膳養生等治療手段,發揮中醫藥經濟實惠的優勢,降低廣大群眾醫療開支,并減輕財政支出壓力。其次,以高端個性化診療促進中醫藥服務貿易發展:所謂個性化診療,就是“辨證論治”這一中醫基礎理論核心與時俱進的詮釋,這與國外高端個性化定制服務的內涵一致。中醫藥產業要牢牢抓住這一優勢,將中醫藥個性化的特征融入中醫藥服務貿易形態,提高中醫藥服務在國內的社會影響和海外的地位形象。

4.2服務與產品相互滲透,促進有效供給,優化產能形態

中醫藥通過供給側改革,優化產品與服務,實現個性化診療的過程中,應當做到服務與產品的相互滲透和相互促進,做到“以產品優化服務,以服務促進產品”。一是以中醫藥高質量的產品改善中醫藥服務質量,提升產品與服務的有效供給,化解落后剩余產能;二是以中醫藥服務為手段,提升中醫藥產品的附加值,促進中醫藥產品的有效供給,淘汰落后中醫藥產能,改善中醫藥行業“多、小、散”的業態困境,實現中醫藥企業與產業的優化升級。

4.3中醫藥海外發展要強化“中醫中心”的引領作用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要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尋求海外發展突破,就要充分借助中醫中心醫藥、保健、科研、教育、產品、文化“六位一體”的功能,強化中醫藥在海外推廣的引領作用。上海中醫藥大學在馬耳他建立的上海中醫藥大學海外中心,打造綠色生態特質的診療中心、引入針灸推拿醫師、合作開展中醫教育、形成醫教研協同合作模式、并借助馬耳他的旅游資源開展中醫旅游,體現了中醫中心“六位一體”的功能特點[19],并帶動所在國家的中醫藥各方面產業的多元化發展。中醫中心的發展要遵循以下四大原則:一是要走“高端文化牌”;二是要融入教學與科研功能;三是要試行多樣化的服務;四是要充分發揮平臺的優勢,發揮文化宣傳作用,旨在從醫療、保健、服務貿易、教育、科研、文化等六個方面在中醫藥海外發展中起到帶頭引領作用。

4.4勇于開拓創新,重視跨界合作

研發創新能力不足是當前中醫藥供給側最顯著的“短板”。在多學科交叉成為大勢所趨的新時代背景下,創新、合作將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帶來思路,這可以體現在與其他行業的“跨界”合作、深化產學研合作、探索新的合作發展方式、實行“互聯網+中醫”戰略等方面。首先,重視和其他行業的合作,與酒店業、餐飲業合作、旅游業、電影產業等其他行業合作,推出依托于其他行業形態的中醫主題服務與產品,擴大輻射效應。其次,深化產學研合作,企業、院校及研究機構應積極尋求交流合作,借鑒國內外產學研國際合作的成功案例,尋求發展途徑,將企業發展方向鎖定在新興領域、創新領域,提高科研成果轉化率,提高中醫藥繼承、創新、發展效率,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提供可靠的人才資源與知識儲備。再次,探索合作發展形式,探索兼具汲取公益屬性模式和商業屬性模式的優勢的新模式。如近年來興起的公益和商業的合作伙伴模式[18-19]正成為一種新興的發展趨勢,并帶動傳統的中醫藥海外發展模式的轉型與變革。最后,重視在信息時代下依托互聯網技術的深度融合,讓中醫藥與信息技術融合發展,推動“互聯網+中醫”戰略,借助互聯網技術與信息化手段,建立“互聯網+中醫”的中醫藥現代發展體系,化解當今的醫療痛點問題,創造新的行業發展形式。4.5規范中醫藥行業標準,加強中醫藥市場引導國家中醫藥管理部門應加強中醫藥行業標準建設,提升中醫藥行業規范化水平,提高產品服務質量,實現有效供給,引導落后、過剩產能的淘汰與更新。相關部門還要加強中醫藥市場引導,提升中醫藥產銷對接水平,避免中醫藥行業“產大于銷”的產能過剩風險,同時應防止中藥材“囤貨”現象,防范化解中醫藥金融風險,引導社會資本及力量正確、有效投入中醫藥建設中。

5中醫藥供給側改革需要堅持的原則

“十二五時期”中醫藥事業獲得長足發展,為中醫藥“十三五”規劃的順利完成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為中醫藥供給側改革提供了必要條件。同時,中醫藥也面臨對外貿易下行壓力大、研發創新能力不足、中醫藥產業形態“多、小、散”的特征、中藥材金融屬性明顯等現實問題。中醫藥在供給側改革勢在必行,離不開“傳承、創新、合作、自信”四大原則:一是要以繼承為根基,堅持教育先行。中醫藥供給側改革要重視中醫藥人才的建設,強化中醫藥人才建設的經典教育、臨床素養與師承體系,提升中醫藥人才的數量和質量。二是要以創新為動力,強調與時俱進。中醫作為一門傳統醫學的同時,其發展也應當是一個糾偏正弊的過程,每一位中醫人應當堅持接納與批判共存、傳承與創新并舉。三是要以合作為途徑,注重以人為本。中醫藥要重視多方面合作的同時,應當抓住其人文特質,鞏固“以人為本”的核心內涵,傳承并創造全新的中醫藥文化形態。四是要以自信為前提,深化文化自覺。中醫藥作為世界留存最為完整的傳統醫學體系附著于中國傳統文化中,故每一位中醫人都應當具備充分自信的底氣實現“文化自信”,更離不開每一個中醫藥工作者的“文化自覺”。

作者:楊弘光 施建蓉 宋欣陽 李海英 王碩 單位:上海中醫藥大學中醫藥國際化發展中心

  • 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摘要]供給側改革已成為引領各行業發展新常態的抓手。面對中醫藥對外貿易的下行壓力大、研發創新能力不足、中醫藥產業形態“多、小、散”的特征、中藥材金融屬性明顯等現實問題,...




本文標題:中醫藥供給側改革研究
本文地址:http://www.azshit.live/show/213131.html
聲明:該文章系網友上傳分享,此內容僅代表網友個人經驗或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和觀點;若未進行原創聲明,則表明該文章系轉載自互聯網;若該文章內容涉嫌侵權,請及時向免費論文網投訴!

推薦專題

關注排行

       
顶呱刮大7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