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免費論文網 > 藝術論文 > 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正文

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2018-04-10 09:13:13 來源網站:免費論文網創業好點子 本文移動端: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本文關鍵詞:表演藝術,塑造,形象,影視

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本文簡介:摘要:90后新生代女星周冬雨,從《山楂樹之戀》開始,一直在探尋自己的表演創作道路,其間塑造了多種不同人物形象,直到《七月與安生》得到認可,以及之后的多種表演創作,在形象塑造中完成了表演可塑性和自我再創作的開拓與再認識。關鍵詞:周冬雨;清純;本色;類型;性格;塑造90后新生代女星周冬雨,從成名作《山楂

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本文內容:

摘要:90后新生代女星周冬雨,從《山楂樹之戀》開始,一直在探尋自己的表演創作道路,其間塑造了多種不同人物形象,直到《七月與安生》得到認可,以及之后的多種表演創作,在形象塑造中完成了表演可塑性和自我再創作的開拓與再認識。

關鍵詞:周冬雨;清純;本色;類型;性格;塑造

90后新生代女星周冬雨,從成名作《山楂樹之戀》開始,作為新一代“謀女郎”受著追捧與光環進入了演藝圈。同時,這部電影也讓她給公眾留下了清純、安靜的形象。在之后的幾年里,周冬雨接拍了不少作品,其中既扮演了與靜秋相似的人物,也塑造了一些有突破性的角色,最終在《七月與安生》中憑借對李安生一角的出色飾演,獲得了第53屆臺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完成了演員道路上的一個重大突破。這也是對其銀幕形象轉型成功的肯定,讓她的戲路更加寬闊。從早期安靜、柔弱的清純少女到近年鬼馬多變的新女性形象,是其對表演可塑造性和自我本我表演的開拓與再認識。

一、處女作清純本色出演

《山楂樹之戀》這部電影,張藝謀導演就將其定義為一部干凈、自然、簡單的純愛電影。為了完美地詮釋那種干凈、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張藝謀導演起用新人來演繹,因為新人沒有科班出身的演員身上的那種表演痕跡。而當時的周冬雨只是一名高三的學生,身上沒有任何的表演痕跡,更不懂什么是表演,因此她本身就是靜秋。有學者把演員的表演創作歸類劃分為本色、類型與性格三種。本色表演是演員僅以本色表演,即主要是用他的外形、氣質、魅力塑造人物。電影理論家邵牧君在《為本色表演正名》中引用一些論點說明本色表演存在的合理:“演員在電影中改變外形的可能性,比戲劇中受到大得多的限制。”“演員的成功,除了他們的個人才能以外,首先是由于和角色的吻合,由于劇本的材料和演員的一切資質相吻合。”電影《山楂樹之戀》是周冬雨本色出演,也正是她本身與劇本的一切相吻合,讓“清純”成了周冬雨的標簽,成為名聲鵲起的又一幸運的“謀女郎”。

二、被動的類型化表演

周冬雨曾在采訪中不止一次說過:演員是被動的,你不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隨便地更改劇本,或者選擇,而且當你被標簽化,也只能被動接受。類型表演,是演員的系列人物創作都是近乎一種類型的人物。演員也認定這是他的表演優勢所在。類型化表演,即以類型化的角色為基礎,尋找在外形和氣質、風度上相一致的人來扮演,以達到演員即角色、角色即演員的效果。正如周冬雨飾演一系列的清純電影角色,《山楂樹之戀》讓她成為“清純”的消費符號,之后很多類似的角色又來找她演,以至于后來的作品就像都是另一個故事的“靜秋”。比如《傾城之淚》中的自小失去雙親又罹患癌癥的給力妹,《宮鎖沉香》中單純為情所癡、最后收獲愛情的沉香,《湘江北去》中的楊開慧,《同桌的你》國產青春片中可愛文靜的高中生周小桅,以及同為青春片的《少年班》聰明卻冷若冰霜的周蘭,等等。對于周冬雨來說,這種類型角色她如魚得水,但都離不開“清純”的標簽。但對于一個演員來說,她不想被定性,誰都想突破自己、挑戰自己。雖說演員是被動的,但在這被動中也有主動。

三、放飛自我再塑造

周冬雨將自身形象這一個不可變因素中的優勢最大化,開拓與再認識自我,按自身外部的差異和不同角色內外部條件的要求,創作可塑性的自己。表演的可塑性是演員創作中經常遇到的一個問題。演員,尤其是初學表演的演員,一定要努力開掘自己的可塑性去嘗試不同的角色,在表演實踐中認識和發現自己的潛能。2015年,寧浩導演的《心花路放》中,周冬雨主動要求出演90后小鎮殺馬特周麗娟,成為轉型的一部代表,顛覆了以往的清純形象。在片中,發廊妹周麗娟經常一臉大濃妝,頂著金色爆炸頭,標準的“洗剪吹”“殺馬特”,身穿亮黃色花衣加上五顏六色的毛拖鞋,而且內心特別善良、單純,與黃渤飾演的耿浩有不少感情對手戲。周冬雨在電影《奔愛》中首度挑戰百合戀,飾演瀟灑不羈的白茄子。她也進軍電視領域,在諜戰劇《麻雀》中飾演女一號徐碧城——一個雙面間諜,在一路的成長中蛻變。雖然對于這部電視劇中周冬雨飾演的女一號,觀眾褒貶不一,但也是周冬雨對一種新女性形象的挑戰。周冬雨在《謊言西西里》中飾演的開朗的元氣少女小悠,作為俊浩的女友,遺忘與現實交錯展開,每一個場景都蘊含深意,面對俊浩離別時的歇斯底里,追逐俊浩時的勇往直前,抑或在面對離別時的從容淡定。這些角色都更加豐滿、立體,是對演員演技的一種挑戰。新的嘗試,對清純類型化銀幕形象的挑戰,使得周冬雨不再只有“清純”“謀女郎”這些標簽,成為獨立、勇敢、生活化、鬼馬但有自己獨特想法的多個形象的新生代演員。

四、可塑性的機遇

就一名演員來說,增強表演的適應性和可塑性,完成人物化人物塑造,是每個演員的終極目標。可塑性是需要機遇的。有很多優秀演員說自己的可塑性很強,但是沒有展示的條件,那也只能說演員具有可塑性的潛質,但沒有機會展示出來。可是在機遇來臨之前,你需要有所準備。周冬雨就是已經準備好的演員,從《山楂樹之戀》到《七月與安生》這幾年的時間里,她并沒有滿足于眼前,一直在不斷地挑戰自己,塑造更多的形象。因此,當機遇和準備都有了,那就成功了。在影片《七月與安生》中,周冬雨飾演的安生不再是清純的小女生,是個帶有男孩氣、勇于追求自由但又渴望安定的一個擁有豐富情感的人物。年少的安生是個放蕩不羈、自我的女生,但她心里脆弱又沒自信,害怕被別人拒絕和討厭,總是想引人注意,想討別人喜歡,卻完全不懂得保護自己。26歲后的她才終于變得有點成熟、世故和堅強,變得自信,但內心始終保持純真一面。周冬雨把安生多變的外表與內心形象塑造得淋漓盡致,告訴我們,在那些和性、愛情無關的關系里,女生能夠給予女生的東西——忠誠、付出、無私、原諒,都不會比她們能給予自己伴侶的少。周冬雨與馬思純完美地演繹了七月與安生的故事,讓第53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史無前例地出現了“雙黃蛋”,這是對周冬雨演技的最大肯定與褒獎。該影片中最后在醫院簽字的3分鐘哭戲讓觀眾印象深刻,從苦笑到不愿接受,再到悲痛隱忍的淚流滿面,情緒上的層次感一氣呵成,演繹出了安生對七月的不舍,從不能接受到隱忍地接受,也把暗藏的對七月的感情表達了出來。周冬雨演活了安生,安生成就了周冬雨。繼安生之后,周冬雨飾演的角色,如《喜歡你》中的西餐廚子顧勝男,《奇門遁甲》中的神秘掌門小圓圈,《春風十里不如你》里敢愛敢恨的小紅。可以看出,周冬雨已形成了自己的人物性格表演,即演員的創作幅度很大、戲路很寬,什么角色都敢演,并能做到裝龍像龍、裝虎像虎。正如陳可辛導演所說,周冬雨是一個神奇的演員,演什么都像是這個角色就應是她來演。正因如此一旦人們議論影視演員的演技時,似乎唯有性格演技是最佳,本色與類型都是次之。當本色、類型、性格三類表演合為一體,這種現象說到底仍是一個表演可塑性的開拓問題。但這個可塑性的開拓則有著演員本人主觀的努力和客觀的創作機遇問題。

五、結語

周冬雨憑借在影視作品中對自己的磨煉,通過不同飾演的角色,充分地展示了自己的可塑性,使得自己的銀幕形象更為性格化。這種性格化的表演給大眾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打開了票房市場。周冬雨從出道到如今已經8年,8年里,從清純的“謀女郎”到鬼馬多變的新一代90后實力派演員,其間有爭議也有褒獎,不斷地挖掘塑造角色。從這個背后也看到新一代演員的崛起以及90后同齡大眾的審美心理需求。同時,信息時代的迅速發展,文化的多元化更加要求演員的表演要有可塑性,銀幕中的演員形象不再僅僅是類型化表演,也要求演員對不同的影視作品的形象進行更加完美的性格化創作。如今,周冬雨仍不斷地挑戰自己,嘗試著塑造更多不同性格的人物,一直在表演的可塑性和對自我再創作中的開拓與再認識中前行。同時,周冬雨也進軍綜藝,為自己增加更多的經歷,從不同方面探尋自己,為在表演創作中獲得更多的靈感。周冬雨如同一塊正在雕琢的璞玉,在未來的演藝路上會更加出彩耀眼。

參考文獻:

[1]劉詩兵.影視表演基礎[M].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17:192,197-198.

作者:丁苗苗 單位:聊城大學東昌學院

  • 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摘要:90后新生代女星周冬雨,從《山楂樹之戀》開始,一直在探尋自己的表演創作道路,其間塑造了多種不同人物形象,直到《七月與安生》得到認可,以及之后的多種表演創作,在形象...




本文標題:談影視表演藝術的形象塑造
本文地址:http://www.azshit.live/show/213784.html
聲明:該文章系網友上傳分享,此內容僅代表網友個人經驗或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和觀點;若未進行原創聲明,則表明該文章系轉載自互聯網;若該文章內容涉嫌侵權,請及時向免費論文網投訴!

推薦專題

關注排行

       
顶呱刮大7贴吧